威廉希尔盘信息网

首页 > 最新信息 / 正文

解放初北京打击“行业恶霸”:大粪有“粪霸”

网络整理 2019-04-25 最新信息

文章摘自:法制日报

解放初期,从北京的恶霸势力看,有四郊的地主恶霸;有盘踞在某一繁华地区的地区性恶霸;有称霸于某个行业的行业性恶霸。其中,又以行业性恶霸最为严重。

解放初北京打击“行业恶霸”:大粪有“粪霸”

行业恶霸的形成历史久远,起源于“牙行”,而后渐渐演化成祸害一方的“行霸”。所谓牙行,就是中国旧时城乡市场中为买卖双方说和交易,并抽收佣金的行业。

“牙帖”是牙行经营时用的营业执照。明清时期,牙商要呈官府批准才能领取,领了“牙帖”才能营业。“牙帖”大致分为上、中、下三等,按时换领。帖费在乾隆年间,最高为三两白银。后因官商勾结渔利,弊端很多,到辛亥革命后,各省发帖办法更加混乱,帖费也提高很多,一等帖费竟高达2000块银元。“牙商”要按期交纳“牙税”。

而“牙税”则是中国旧时政府向牙行所征的费用。牙税在明朝时即为一种杂税。清朝时牙税有营业牌照税性质的常年税,此外还有牙捐。辛亥革命后,北洋政府继续征收,税额提高了很多。国民党政府曾于1934年年底宣布废除,但未能实现;1941年开始,国民政府将牙税并于营业税征收。直到解放后,经过打击行业恶霸,这种牙行、牙帖、牙税才算彻底得到废除。

行业恶霸中与老百姓生活最息息相关的是“菜霸”。

北京菜市的牙行刚一出现即与恶霸、地痞、流氓结为一体。开始,他们勾结封建官僚,掌管地面的巡缉,在人烟稠密、农民卖菜聚集之地,强行包揽代卖蔬菜,然后批给小贩,从中抽取佣金。菜农如果不从,轻则将其蔬菜抛散、捣毁,重则遭到殴打,性命难保;倘若告到官府,不但无济,反而会被压,甚至是反坐。

渐渐地,官、霸狼狈为奸,肆无忌惮地剥削卖菜的小贩,欺压菜农,然后彼此“分肥”。

清咸丰年间,由于各菜市恶霸势力不甚均衡,“靠山”有大有小,所以常常尔虞我诈,相互吞并,争夺地盘。后来一些得势的大恶霸要巩固既得利益,不想长期争斗下去,以期永远把持菜业,于是,他们变争斗为联合,买通地方官府,由地方官府以“这些牙纪管理菜市对物价有利”为由,呈请皇室发出诏谕,由顺天府责成大兴县、宛平县(今卢沟桥),按照所辖地界,承认菜业牙行,发给蔬菜牙帖,征收牙税,并美其名曰:“给官家当差。”

从此,这些恶霸、地痞流氓、打手摇身一变成为封建统治者的“鹰犬”,取得了合法地位。他们视“牙帖”为无价之宝,世袭承替,依靠它来搜刮民脂民膏。到满清中叶,又由“牙帖”改为“帖贴”,以包税的方式取得牙帖,仍然掌握着蔬菜交易。

清末,北京最大的菜市是南城的菜市口,但多数的牙行都在菜市口站马路,没有固定的摊点店铺。相沿至民国初年,由于城南宛平县一带种菜者甚多,菜市渐渐扩大,转移至广安门。牙行也有了自己的店铺,建立起固定的菜行。

发展到民国中期,牙行又加入了总商会,名义上为提高其身份,实际是助长了其剥削人民的“本钱”。在牙帖上,明确规定佣金为3%,而“菜霸”却抽收佣金10%,后来因为种菜的农民日益增多,菜农们不甘心受“菜霸”的欺压,北京四郊的菜农们自动成立了一个“园行”组织,想以此抗拒牙商们欺压卖菜人的野蛮行为。

“园行”组织代表农民提出一些要求:在抽取的10%的佣金内返给卖菜人2%;在青菜繁多季节(立夏到夏至)返回农民3%;要求卖菜人晚上运来菜时,菜行应安排住宿,并准备被褥。

作为牙行,因本身并无物资,只靠给人作介绍,从中提取佣金,所以不敢拒绝“园行”的要求,因为一旦有所违抗或者发现有的菜行有欺压卖菜农民的行为,所有种菜的农民便联合起来,不供给此菜行青菜。

在这种情况下,牙行们只好转移目标,向前来买菜的小贩们和腌制酱菜的小店克扣。他们的手法繁多,或少给分量,或抬高价格,或将青菜浇上水甚至用水缸将菜浸泡一夜增加分量,或用行话暗语骗人,或用瞒天过海之术……

其中有一种就是牙行们想方设法与投机小贩勾结,遇有新来的菜农卖黄瓜一千条,牙行当面给小贩数货时却只有九百条。原因是牙行们已事先同这一小贩勾结好了,数货时故意用障眼法将卖给小贩的一千条黄瓜数成九百条,反诬菜农运来的黄瓜不够数,事后菜行再将一百条黄瓜钱从小贩手里扣除,双方平分。菜农不知有诈,只好自认倒霉。

菜业牙行所用的人,大多数均是地面上的巡缉和官府的差役,他们给牙行撑腰。牙行里,负责掌秤的、数货的、写菜帖的、看货的几乎都是亲戚关系;还雇有打手、地痞流氓,相互利用,狐假虎威,无恶不作。

北平的菜市牙行制度从兴起到灭亡经历了满清王朝、北洋政府、日伪时期、国民党政府四个时期。北平菜业同业公会由成立到解体曾三易其主。菜霸用菜农的血汗养肥了自己,他们用榨取搜刮来的不义之财盖房买地,过着奢侈的生活。在这些恶霸中,有老的,有新的,而霸占菜行时间最久、剥削人民最狠的当属菜霸黄兰田。

黄兰田是阜成门菜市的著名大菜霸。他长期担任北平菜业同业公会会长,垄断五大菜市的蔬菜业,依仗反动势力,同他的两个弟弟凶残地把持着阜成门菜市,群众称之为“三皇(黄)治世(市)”。黄兰田由于嫖、赌开销大,千方百计坑害菜农,侵吞了大量钱财,逼得菜农倾家荡产,家破人亡。对同行则雇佣流氓大打出手,以强欺弱。种种罪行,罄竹难书。

北京的粪道制度,是一种封建的占有制度,每人固定在一定的街巷掏粪、世袭相传,就成了私产,可以自由买卖、租赁、转让,形成了粪道。占有粪道的人就是粪道主。从此,在北京的行业中形成了一个新兴的行业——粪道。

本文作者:秦淮政法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83763541381480964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蔬菜   黄瓜   农民   清朝   京菜   大兴   历史   明朝   文章   法制日报   酱菜

搜索
网站分类
  • 最新信息
  • 本地信息
  • 同城信息
  • 标签列表
  • 威廉希尔盘 (301)
  • 历史 (254)
  • 江苏 (117)
  • 房价 (86)
  • 不完美妈妈 (82)
  • 房地产 (81)
  • 楼市 (81)
  • 清朝 (77)
  • 期货 (74)
  • 旅游 (72)
  • 城市 (72)
  • 南京 (70)
  • 沪铝 (68)
  • 文化 (64)
  • 房企 (64)
  • 曹操 (63)
  • 物联网 (61)
  • 明朝 (59)
  • 太湖 (59)
  • 威廉希尔盘市 (59)
  • 唐朝 (57)
  • 三国 (54)
  • 上海 (54)
  • 经济 (53)
  • 日本 (48)
  • NBA (47)
  • 万达 (47)
  • 中国历史 (43)
  • 高铁 (43)
  • 国乒 (42)
  • 刘备 (41)
  • 张继科 (40)
  • 新疆 (38)
  • 共享单车 (38)
  • 唐太宗 (37)
  • 成都 (37)
  • 股权 (37)
  • 住房 (36)
  • 制造业 (36)
  • 银行理财 (36)